财新 2015年11月16日

二孩政策会刺激消费,促进中国经济转型,但也会影响未来人力资本的质量;相比劳动力数量,人力资本和劳动生产率更重要

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实行二孩政策,给一个重要的时代画上了句号。过去30年里,独生子女极大地改变了中国的社会和经济面貌。城市生育率从1970年的3下降到1982年的略高于1。 全面二孩政策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

首先这可能是刺激消费最有效的政策。子女多开销大,单是教育开支就大增。根据2009年城市家庭调查,独生子女家庭教育支出占家庭收入的10.6%, 二孩家庭则达到17.3%。实行二孩政策后,中国家庭储蓄率可能会下降7-10个百分点。

二孩政策可能会意想不到地促进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的转型。大多数经济学家都重视人口结构变化的作用,即人口老龄化会使储蓄率下降,但是,最重要的因素还是家庭。我们在研究独生子女政策对经济的影响时随机选择了双胞胎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发现城市家庭的储蓄率平均为12.8%,其中独生子女家庭的储蓄率为21.3%。这样大的差距,在各个收入群体中都是如此。

放宽生育政策不仅能刺激总体消费,某些种类的消费品将会更受青睐。研究表明,出生率较高的社会,书籍、玩具和自行车等跟儿童有关的股票表现更好。一般情况下,可以预期对教育的需求将更加旺盛, 数十年之后,对住房、人寿保险、药品等的需求将会增加。

但是,这个政策存在着数量和质量之间的矛盾。我们在中国和其他国家都观察到,孩子数量增多,在每个孩子身上的投资会减少,意味着与上几代相比,今后人力资本的收益也可能较低。比较双胞胎和独生子女,我们发现15岁后的教育差距很大,双胞胎上职业学校的可能性比独生子女高40%。尽管生二胎和生双胞胎存在区别——二胎家庭可以在消费支出上拉开时间差,但双胞胎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能帮助我们了解实施二孩政策后可能出现的情况。

我的疑虑是,我们对自然生育率所知甚少。有很多理由可以相信,城市自然生育率低于2,这让二孩政策可能不太合理。假如自然生育率大致是2,规定只能生两个孩子就会使想多生孩子的家庭受到负面影响, 但又不能对不想生育或只要一个孩子的家庭施加任何影响。

城市家庭的理想孩子数量可能很小。首先,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前父母养儿防老的传统代际扶持模式削弱;其次,抚养子女的成本迅速上升,比如教育成本从1996年以来年均上涨14.4%。在城市,住房很贵,而居住面积有限;第三,历史表明随着国家富裕程度的提高,理想的子女数量会减少。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独生子女政策降低了年轻人的比例。1970年,21岁以下人口的比例是51%, 2010年下降至27%,60岁以上老年人的比例从7%上升至14%,平均年龄从20岁提高到35岁。二孩政策不可能立竿见影地扭转老龄化的趋势,这需要一代人来调整。

与老龄化有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需要多少中年人来抚养老年人。“80后”独生子女一代,平均需要抚养两个老人。一直要到二孩政策后出生的人步入中年之后,老龄化的压力才会减轻。

我不相信人口红利是决定中国经济前景的最重要因素。我更看重劳动生产率和人力资源。1960年到现在,一个中国人的生产率增加了12倍。中国劳动力数量即使不增加,完全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都可以使有效劳动力大幅增加。

中国劳动生产率目前每年以12%的速度增长,远比潜在的劳动力数量下降更为重要。此外,由于新一代都比上一代富裕,代际扶持并不需要大量的年轻人。2010年新就业人员比1970年就业人员的收入增加了5倍。我们不宜过多地强调人口结构因素,低估人力资本积聚和生产率的重要性。

二孩政策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这正是“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