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讯 第五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于2019年10月26日在复旦大学举办。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金刻羽出席并演讲。

avatar

金刻羽认为,中国历来非常开放,善于吸取外来的文化和思想,具有高度的包容性。中华民族从来不会把外来的思想文化在华夏大地上简单复制,而是消化吸收,变为自己文化的一部分。

从历史上可以看出,中国擅长对外来文化加以改造,变成自己的东西。“邓小平的开放政策也是同样的道理,不是全盘西化,不是照搬西方的经济政策,而是根据自身的经济基础和发展态势有选择性的运用到中国的实践中去。我们中国引进自己所需要的并加以改造,使之适应中国的社会和人文环境。所以在全球化的问题上,我们能说NO和YES都是一样重要的”。

“我们对自由贸易说好,对外国直接投资说好,我们对毫无节制的资本流动说不,对进口全方位的自由化说不,这是我们过去开放政策的基本精神,也应当是现在和未来开放政策的基本理念”,金刻羽强调,对全球化的恰当应对是政策抉择的关键所在。

在其看来,中国之所以要对全球化的具体内容做出选择,是因为大多数西方经济体的决策者根本没有考虑到、也没有预料到全球化的后果。

对于近期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浪潮的兴起,金刻羽认为,全球化使得发达国家的消费品价格下降,品种增多,使得人们的生活水平得以提高。“这二十年来,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使美国消费者平均价格降低了27%”。

“美国政坛内对贸易的讨论非常激烈,主要考虑的是钢铁工人失去了就业,每次我都会说,你们钢铁就业有几百万人,但涂指甲的就业是钢铁就业的五倍,甚至你们的消费者有几亿人口,全都是广泛的受到了贸易的好处”,金刻羽说,最有意思的一个问题是获利最大的是美国的贫穷群体,因为美国贫穷群体是中国出口消费的最大群体。

“如果我们的工资没有变,但是价格降低了20%,实际上我们的工资就增加了20%,这一点特朗普没有明白,但是美国老百姓(70.270, -0.23, -0.33%)应该能够深深体会到,因为的确我们使得美国低收入群体能够购买更多的玩具、服装、家具,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变化,所以我们帮助了美国减少他们实际的收入不平等,贸易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样重要”,金刻羽强调。

对于部分国家未能充分获得贸易自由化的利益,出现了很多比较困苦的情况,金刻羽认为,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在开放的同时,一个国家的国内政策要做出调整和变革,适应自由贸易的局面。

“拉美国家对全球化一概说好,不加区分,全盘接受开放的自由市场,实现贸易自由化,对出口部门和进口部门同时敞开大门。东亚国家和中国对出口积极开放,对进口逐步实行开放,在拉美短期投资的资本,热钱蜂拥而入使得汇率上升,一时间内把他们出口部门的竞争力削弱,而生产力比较高的产业就业岗位被外国公司夺去,当地产业陷入了中低效率和中低价值的就业,以后一直没有能够跳出来,这和之前的中等收入陷阱有一定的关系”。

而中国不同,允许中间产品免税进入,但前提最终产品要出口到海外,我们先把出口放开了,进口慢慢等我们竞争力加强以后再逐渐开放,所以我们保护了就业,保护了中等阶层的工作岗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开放政策同时需要国内的政策保障就业。

对于中国国际竞争力的显著增强,金刻羽强调,中国是通过竞争获取成功,而不是通过其他的手段。“如果要回顾历史,每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迅速增长的时候,都要到发达国家引入新的技术,美国也一样,美国通过很复杂的规划,把英国的技术偷过来,但你不能说美国工业革命的成功因为他们偷了英国的纺织品的技术,还是要靠自己的竞争力,我们国家如果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通过我们的竞争力,但是这一点国际上不是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