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讯 第五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于2019年10月26日在复旦大学举办。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金刻羽出席并演讲。

avatar

在谈到金融全球化时,金刻羽认为,发达国家自1980年开始,发展中国家自1990年以后,逐步加入了金融全球化。“资本可以随便流动,投资者的资产可以多样化,降低风险,这是发达国家推动金融全球化的原因,但近年来,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资产价格、信贷、一系列的全球金融指数都具有高度的相关性,好像有一个全球金融周期”。

金刻羽强调,金融全球化最重要的一个教训就是不能放弃国内政策的主权,“这几十年来,很多小的国家没有很好的平衡这点,政策需要有选择性,需要合乎每一个国家的国情”。

他认为,造成经济体脱节断裂的不是全球化,一方面是科技进步,另外一方面是政府的失误,“很多国家没有保护自己中产阶级的消费者和人民的利益,这是全球化遭到逆反冲击的原因,所以说开放经济体的同时要有相应的国内政策调整”。

具体到中国,当下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很多国家都希望中国对全球的需求起到稳定作用。“别看现在我们有很多贸易上的争端,跟国际上的关系有一点紧张,但明年或后年来一个全球危机,这个时候中国和美国不一起合作,我看很难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在相应的全球金融上,还是需要合作的,国外也需要中国”,金刻羽说。

在谈到开放新格局时,金刻羽认为,第一,中国消费者正在日益变得富有,所以开放贸易,进口适合消费者口味的产品无疑是有意义的,这可以使得消费者享受到品种繁多的产品。

第二,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坚韧性更好,竞争性更强,所以开放金融部门,允许国内外金融部门参与竞争,有利于中国金融部门的改革。

此外,为企业能提供更广泛的金融服务也是非常重要的,更多的多样化投资机会,分散风险。“我们需要国外企业的管理和诀窍,最先进的公司治理,知识的溢出效益是巨大的,我们就算不搞合资,整体的知识溢出、技术溢出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过,金刻羽也强调,保持一定程度的资本管制非常重要。除了资本管控方面,同时要有宏观和微观层面上的审慎政策的结合。

“我们最需要的是政策的透明度、可预见性,清晰的传递和沟通,我们已经是一个大的国家了,我们任何一个政策的变动,经济的小波荡都会给全球带来巨大的输出”,金刻羽称,很多政策的不稳定性是经济周期的原因。如果没有透明度和可预见性,对全球和中国也有同样的负面影响。“清晰的传递和沟通可以防止投机操作和过度的经济波动,这是一个关键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