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 2017年02月27日

当务之急是让双方了解贸易战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并使美国新政府认识到这未必会使美国占上风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不满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中美之间发生贸易战并非不可能。因此,有必要全面了解双边贸易的本质,从而了解中国可选的应对之策。中国的谈判筹码也许远超我们的认知和特朗普的设想。当务之急是让双方了解贸易战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并使美国新政府认识到美国不一定占有上风。

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但从提供就业机会的角度看,中国是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如果中国以提高美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作为反击,美国将失去数百万个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通常集中在有着重要政治意义的行业板块和地域。

中国可以停止购买美国飞机,禁运美国大豆产品,切断对美国关键零部件供应,扰乱整个产业链的生产过程;还可以抛售美国国债和其他金融资产,并说服国有企业和公司不购买美国资产。许多财富500强公司销售额中很大部分来自中国。与中国或者墨西哥的贸易战带来的后果将远超特朗普的预想。全面贸易战可能使美国经济在2019年之前就陷入衰退。

贸易赤字并非衡量一个国家谈判能力的惟一指标,也不是最准确的指标。中国在中美贸易中处于顺差,并不意味着美国在贸易战中的损失会更小。中美贸易以全球供应链为主,约80%的双边贸易都基于此。 如果中国停止向美国供应关键零部件,尽管中国在供应链中的附加值有限,但供应链仍可能被严重破坏或完全摧毁。例如,中国虽然在iPhone中只占4%的附加值,但以较低的价格为苹果提供最核心的组件。中国减少供应这些组件,意味着苹果公司必须在其他地方寻找供应商,最终的结果是iPhone的生产成本和价格会显著提高。

全球供应链会使出口和进口数据具有误导性。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每100美元中只有40美元是来自中国的附加值,其余则来自日本、欧洲和美国等。因此,中国对美国出口额的很大一部分体现了其他国家的附加值,且为美国提供的就业也被包含其中。所以,重要的不仅是贸易额,还包括这一国家在价值链中的位置以及其通过间接方式为其他国家带来的经济活动数量。

中国可选的对策有哪些? 一种是全面反击,对美国产品征收关税。可能后果是,进口产品价格上涨将加剧美国日益增长的通胀压力,迫使美联储继续加息,造成投资市场和股票市场的低迷。 随着就业和家庭收入的下降,需求也将减少,这些现象共同作用将导致美国陷入衰退。

另一种对策是中国在几个关键领域反击。 如果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飞机,美国将损失17.9万个就业岗位。 如果中国国有企业减少使用美国商业服务,大约8.5万个就业岗位将受到影响。如果中国禁运美国大豆,密西西比州和密苏里州的21个县将损失10%以上的就业。

第三种则是采取在外交层面更能被接受、不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手段。 通过合理劝告,中国可以要求国有企业停止购买美国产品和金融资产,并转向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 欧洲空客集团和其他农产品出口商都将受益。如果iPhone价格显著提高,也会大大推动中国智能手机在国内和国际的销售。

毫无疑问,中国也会受到不利影响。 但是,中国也可以利用这一机会从低附加值出口国的位置上转型,向供应链上游攀升,这也是中国促进区域内贸易合作,加强与欧洲和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间经贸关系的良机。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中国向特朗普示弱,相当于释放出了“中国可以被欺负”的信号,这样的错误策略将正中特朗普下怀。特朗普喜欢通过强制手段威胁、压制他国,并不断试探他国底线。 对特朗普极端政策的回应所释放的信号,可能比贸易战的短期影响更为重要。 特朗普一旦看到中国的软弱,便会得寸进尺,中国将会失去有利的战略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