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报业辛迪加 2016年01月05日

伦敦——去年10月中国终止实施独生子女政策标志着37年偏离历史轨道的结束,上述偏离导致该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提前了数十年。政府严格控制人口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导致城市家庭平均生育率从20世纪70年代的户均三个下降到1982年的一个多一点,并造成了引人注目的经济后果。现在的问题是国家新的二胎政策能否、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这样的后果。

事实上,二孩政策的影响可能同样深远——而且总体而言其积极影响可能远超独生子女政策。长远来看影响尤其如此,但即使在较短期限内其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关键原因之一是单个家庭子女数量的增加将迫使民众降低总体储蓄率,从而实现长期的宏观经济目标。

中国目前储蓄率高到常被指造成全球失衡及拉低全球利率的后果。此外,高储蓄率还阻碍了中国完成从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向以国内消费服务为主模式的过渡。二孩政策在推动上述转型方面或许必不可少——上述进程的开始可能比多数观察家的预测更为迅速。

迄今为止,经济学家主要研究中国人口结构即将发生的变化。在独生子女政策驱动下,20岁以下中国人口比例从1970年的51%下降到2010年的27%,与此同时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从7%上升到14%。结果导致年龄中位数从20岁左右上升到35岁。

随着退休人员占工作人口比例不断提高,今天的年轻一代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事实上,未来80后独生子女一代每人平均需要赡养两位老人。

当然,当二孩一代步入中年,他们人均只需供养一位老人,从而缓解如此之高的老年赡养比所带来的经济压力。但这要等到数十年之后。在此期间,80后独生子女一代将不光要赡养老人,还要抚养更多子女。

虽然这对独生子女一代而言无疑困难重重,但因80后一代将别无选择只能加大消费,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将是消费量激增。比较独生子女政策下双胞胎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的消费可以表明消费变化的规模(当然双胞胎父母无法在较长期间内平摊消费意味着这并非是一种完美的模型)。

具体到储蓄方面,两个孩子的城镇居民家庭2009年平均存款占其收入的12.8%,而独生子女家庭存款收入比则为21.3%。上述差别在所有收入群体中都非常显著。

因子女提振的家庭消费无疑对某些行业的贡献会比其他行业更大。首先,儿童激增将提振儿童书籍、玩具和自行车企业的股价。随着那代人年龄的增加,对住房、寿险和药品的需求也将大幅增加。

最大的差异将来源于教育支出。2009年城镇住户调查显示,中国独生子女家庭教育费用占其总收入的比例平均为10.6%,而双胞胎家庭为17.3%。随着二孩家庭数量的增加,仅这一项变化就能导致中国总储蓄率降低7-10个百分点,从今天的30%下降到今后10年的22%左右。

但还有一个警告。子女数量增多意味着单个子女教育投资减少,导致人力资本成就下降。事实上,双胞胎在15岁以后得到的平均支持远小于独子,导致教育结果大不相同。双胞胎上职高的几率比独子高出40%。

尽管如此,中国仍迫切需要过渡到二孩政策——而且不完全因为这样做能够实现平衡该国人口结构的长期目标。虽然无疑会遇到困难,包括过渡期所遭遇到的困难,事实将证明这项政策可能会使中国经济走上更稳定的长期发展轨道。

China’s Two-Child Consumption En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