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 2017年07月03日

“一带一路”倡议是全球合作新范式的旗帜性项目,中国正创造出一种新的合作模式,通过改善参与国的经济状况,来扩大其影响力

我在上一篇专栏中阐释了中国塑造其全球角色的时机已经到来。那么中国应扮演什么全球角色,使命又是什么?

中国无意卷入他国战争,对助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对抗也不感兴趣,但应该利用自身高储蓄率的资金优势,去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疾病,减少贫困。

中国还没有能力充当世界的银行家和保险人,为其他国家提供国际流动性和安全资产,帮助其他国家从金融紧张形势中走出来。但中国可以提供大量长期性投资和资本承诺。

中国很可能不想公然挑战美国作为全球霸主的地位,但如今,曾经不可一世的超级大国美国也开始失去不少光泽,其以人类进步的名义在全球开展的不少行动,让不少国家从普遍支持转向公开异议。

特朗普政府打算从全球化进程中退场的同时,中国呼吁世界各国拥抱全球化。美国政府正准备从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合作中退出,中国则正逐步加强其对绿色技术的投资和承诺。

“一带一路”倡议是全球合作新范式的旗帜性项目。通过为参与国提供领导力以及协调平台,中国可以让其他很多国家发掘其自身的比较优势,并朝弥合世界各国在基建方面的鸿沟这一共同目标前行。

一些国家可提供自然资源,另一些国家可提供物流能力、技术或资本。但是,如果没有一位“船长”来提供关键的投入,这一重要的全球发展及连通努力就不可能成为实现。换句话说,中国正创造出一种新的合作模式,通过改善参与国的经济状况,来扩大其影响力。

中国要防止陷入跟美国一样的陷阱,即强调“美国第一,美国惟一”的行为准则。这一利己主义思维目光短浅,甚至还曾被美国自己谴责,长远来看对任何国家都没有好处。在信息技术和数字连通的时代,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通过退出全球化、拒绝开放来实现繁荣。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走的都是一条韬光养晦的发展路径。过去这是正确的策略,因为那时中国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需要现代化和工业化。现在中国仍需继续发展,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中国人,但这一国内目标已不再与促进全球和平繁荣这一更具全球视野的目标相冲突。中国不应再屈从于独自发展的诱惑。

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是依靠其对外输出价值观、文化,以及独特的道德洞见等方式获得的。数千年来,中国借助自身的文明优势获得了其他国家的尊重与顺从,并维持了区域内的和平和秩序。当中国能通过发展成就和以身作则获得其他国家的认同时,不需要通过军事力量来达到这样的目标。中国的角色也从来都不是传教士,争取别人的尊重而非诉诸武力强制。

现在是时候思考如何定义中国的领导力了。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军事实力仍然有限,设定优先次序极为必要。通过主动塑造中国的领导力模式,使要谋之事与我们的价值观和目标相符,而不是被推着去执行和推进一些连我们自己都不认为可行的任务。

对一个将处世哲学和文明优势看得比物质富足更为重要的国家,中国应重新强化其道德责任感。这是该做之事,从长远看将使我们每一个人受益。

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及其与美国的双边关系,无疑是极具价值的世纪难题。直到近年,世界上仍有一些国家靠向美国,试图抑制中国崛起。“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用来描述新兴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种威胁的情景。纵观历史,16次这样的情景中有11次都以战争结束。

今天,“修昔底德陷阱”很可能被避免。美国正给中国丢出一颗金蛋,如果中国能抓住这一机遇并使用得当,中国将很快可以说:来抓我吧,如果你能追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