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 2017年06月19日

在当下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正越来越受质疑之时,即使中国仍然不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承担全球性角色,躲避也已不再是可行选项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日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与尼加拉瓜和叙利亚一起,成为这一气候协定仅有的三个非参与国。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在美国国内引发了激烈讨论,很多精英人士开始怀疑,后美国时代是否将比他们预想的更快到来。

一个曾以传播普世价值为神圣使命的大国,现在正在放弃其全球责任中的部分核心理念,这多少有些讽刺。今天,美国总统否认基本的科学发现,拒绝全球化,并拒绝承担其作为全球社会一分子的责任。

美国向来标榜其人口和思想的多样化,不过,现在美国却开始种族歧视,尤其是针对西班牙裔和穆斯林,还公开歧视女性。保证自由和开放的制度和体制是美国社会的基石,但特朗普却将媒体贴上“国家的敌人”标签,这是对言论自由原则的公然抛弃。

总之一句话,美国正在抛弃其道德领导力。

美国当前的走向正让其越来越难以指责其他国家不遵守美国为他国划定的国际准则。而在不履行其自身责任的情况下,美国也将越来越难以要求其他国家做“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

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5%,但却排放了全球15%的温室气体。印度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7%,但排放的温室气体在全球排放总量中的比例却低于6%。美国向世界抱怨其负担过重,显然站不住脚。

如果美国不再能为全球提供独特的道德洞见和领导力,那么美国又能代表什么呢?当前世界亟须经济、政治和道德力量来帮助各国走出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网络威胁及恐怖主义等带来的困局,更别提仍未走远的金融稳定威胁,美国却正从世界舞台撤退,而且不是悄悄的,而是以刺耳的“美国第一”的口号。

如果每个国家都践行这种公然鄙视全球合作和国际秩序的行为,世界将变成一个更糟糕的地方。人类过去在减贫、改善人民生活等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也将被逆转。

这也是为什么当下是中国站出来,为塑造新的全球秩序作出承诺及努力的恰当时机,正如美国在“二战”后那些年所做的那样。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中国避开聚光灯,悄悄地积累实力,快速实现现代化。

现在,即使中国仍然不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承担全球性角色,躲避也已不再是一个可行选项。中国的体量已实在太大,不可能不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显著影响。中国已从老虎成长为大象,正如俗话所说,“当两个大象打架,遭殃的是草地”。

中国经济的任何波动都很可能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震动。无论是两年前的股市异动还是一年前的资本恐慌性外逃,近年来这一情形已不止一次显现。今天,多数金融机构每天都会紧盯中国市场,留意中国的经济增速、债务比例,同时也密切关注中国发生的政治事件和社会动态。

“溢出效应”(spillover)这一词语对很多人来说再熟悉不过,意思是中心国家的政策决定或金融波动会蔓延至海外,对其他国家造成重大影响。不过,“溢回效应”这一新近开始流行的概念或许更为有用,它指中心国家对外围经济体产生的影响会反过来影响中心国家。

因此,即使在仅仅着眼、追求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中心国家也不能再忽视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溢出效应。如果中国不站出来,在世界范围内承担起维护和平稳定、维持开放局面的责任,全球秩序将走向恶化,最终无疑会伤及中国自己。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高度依赖一个繁荣、有活力的世界经济。

如果特朗普继续展现这种过度的不可预测性和不可信赖性,很多人或将加入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人的队列,以更加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看待美国。在当下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正越来越受质疑之时,中国积极塑造其全球角色的时机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