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消除不公正的不平等

本文阅读 8 分钟

来源于《财新周刊》 2021年11月01日 第42期

共同富裕真正应该做的是通过从预分配到再分配等一系列举措,消除“不公正的不平等”,提升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



共同富裕更需要的是一套全方位的举措,通过从预分配到再分配,建设更公平但不需要是完全平等的社会,确保大多数人有机会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图/视觉中国

文|金刻羽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终身教授

  许多发达国家当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精英阶层与草根阶层的割裂,以及由此而来的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过去40年间,中产阶层实际收入鲜有增长,下一代的处境会比他们的父母更糟。1975年,有90%的人收入高于父母,而今天已下降至不到50%。因此,中国领导人提出“共同富裕”的目标意义深远,希望抢在西方国家前面解决这一问题。

  让富裕(也可以理解为效率)与公平融于一体的倡导,值得称颂,但一些关键之处也亟待厘清。首先,并非所有的不平等都是不好的。有些人选择努力工作,另一些人选择躺在沙滩上打发时间,他们不应获得同样的收入,也不应享受同等的消费水平。中国文化崇尚劳动,视勤劳为一种美德,因此不太可能像一些北欧国家那样成为大型福利国家。

  富人也不可一概而论。在私有化改革前获取国有资产而晋身亿万富豪的俄罗斯寡头,与推动重要科技创新的亿万富翁比尔·盖茨之间,就有天壤之别。社会需要的是通过创新研发和企业家精神改变人们生活及社会的富人。

  富人使用财富的方式也不尽相同。特朗普用财富换取政治影响力和电视曝光度;巴菲特则生活节俭,用自己的投资智慧帮助许多公司成长。巴菲特的财富推动了创新和经济增长,通过涓滴效应为更多人带来工作和财富。因此,“一刀切”地惩罚富人并不明智,我们仍需要依靠他们老辣的经验来“慧眼识珠”、挑选成功企业,也为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提供资金。

  真正应该做的,是消除不公正的不平等,比如市场准入壁垒、不公平竞争、过度市场垄断及侵害劳工权益等做法。一些富人将巨额财富藏匿于低税或避税天堂。资本性收入税率较低,劳动收入税率较高,也使资产所有者获得不公正的优势。

  我们还需要更广泛地思考收入和财富之外的平等问题。在这方面,预分配很重要,一个人出生后能否获得免费和优质的教育、医疗及社会基础设施,退休后是否老有所依,能得到哪些支持?共同富裕要提升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从这点出发,有许多举措可以谋划。

  首先,滥用权力的公司应受到惩治。此类现象在美国最为显著,强大的企业和游说集团有能力让政策对自己更有利,类似Facebook(脸书,更名为Meta)这样的大公司往往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这已经给社会造成了许多深层次问题,如便利恐怖组织煽动暴力、助长操纵消费者和选民偏好的虚假信息传播等。

  第二,要提高社会流动性,就要允许人们相对自由、便捷地流动。社会流动性越高的地方,创新及发展往往也越好。从某种程度上说,换个环境往往是穷人摆脱生而不幸的契机,也是脱离不利于生存和致富环境、得以“翻身”的机会。此外,各国还应考虑对资本利得和收益分成(carried interest)提高税率,特别是加大打击逃税行为的力度。

  第三,各国应鼓励企业创新和研发。尤为重要的是,尽管科技发展的方向是机器替代劳动力,中国还是应努力创造就业,鼓励企业使用更多劳动力而非资本,比如鼓励更多使用清洁能源,而非资本密集型的传统化石能源。当然,气候变化及其应对也将带来一系列新的不平等问题,需要更多的关注和研究。

  总之,共同富裕是一个比减少收入不平等或对最富有的1%的人群征税进而再分配更大的求索。诚然,中国不应让大部分财富落入少数人手中,但也要认识到,减少金字塔尖的财富并不会自动让社会其他人的生活水平显著、可持续地改善。

  共同富裕更需要的是一套全方位的举措,通过从预分配到再分配,建设更公平但不需要是完全平等的社会,确保大多数人有机会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究竟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率先实现这一目标,或将是未来数十年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场竞赛。

原创文章,作者:金刻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eyujin.cn/77
《近话》金刻羽 在西方响起的“中国声音”
« 上一篇 10-22
浙ICP备18026925号-4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4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