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作者 CDF Insight) 2019年11月01日

脱欧后的英国仍将主要与欧洲进行贸易,但脱欧也给中国与英国未来的经贸合作带来机遇

近日,欧盟再次将英国脱欧谈判期限延期,至明年1月31日。脱欧会如何影响未来中欧、中英贸易格局?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教授金刻羽接受了我们的独家专访。

  金刻羽认为,脱欧后的英国仍将主要与欧洲进行贸易,但脱欧也给中国与英国未来的经贸合作带来机遇。

  对于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她认为,经济、技术的网络关系重构了过去纵向的等级关系。大国关系需要重新定义。现在的重点在于成为连接的组件,成为一个非常紧密的网络的一部分。任何破坏这种网络的行为都会伤害所有人。

<center>英国脱欧后主要的贸易伙伴仍将是欧洲</center>

  CDF:英国脱欧将如何影响未来的中英关系?

  金刻羽:这为中英两国之间开辟了潜在的合作机会,因为英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需要一个非常友好的贸易环境。我认为英国对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合作非常感兴趣。我们也看到,尽管最近发生了动荡,但中国在英国的投资仍在继续。所以这是一个机遇。

  尽管如此,我们都知道贸易与距离高度相关。如果距离增加,贸易就减少。英国未来主要的贸易伙伴,不管如何,仍将是欧洲。但是在中国的对外项目中,比如"一带一路" ,英国可以更加主动地参与技术、金融等等合作领域。

  CDF:这将如何改变欧洲?欧盟与中国的关系,以及欧盟内部的关系会有变化吗?欧盟在政治和经济政策方面会更加统一吗?

  金刻羽:中国曾将伦敦视为通往欧洲的门户,现在情况已经变了,这肯定会对伦敦产生负面影响。当中国考虑债券通、股票通和其他金融互联互通时,他们会问,是巴黎还是法兰克福?而在此之前答案毫无疑问是伦敦。中国将与欧洲而不是伦敦做更多的生意。

  我认为英国脱欧对欧洲本身的影响明显更小。欧洲所有过去的顽疾都还会存在,政治问题、经济协调问题,这些问题不管英国是不是欧盟成员都会存在。但它确实涉及一个更大的问题,即没有政治、财政和银行联盟,即使仅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可行的。这与英国是否脱欧无关。

<center>经济网络取代国家关系</center>

  CDF:您之前提到,经济网络正在取代国家关系,重新定义世界格局,如何理解这个变化?

  金刻羽:现在什么都是网络。技术是一个网络,它建立在网络之上。即使是英语语言也是一个网络,供应链也是一个网络。我们处在一个网络时代。

  有一个有趣的类比,追溯到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当时的美第奇家族并不是最有权势的,也不是最富有的,但在家族网络中,他们是最有联系的。

  因为他们处在网络的中心,他们争得了伟大的荣耀、声誉和政治影响力。网络关系已经取代了这些等级关系。横向网络已经取代了纵向网络或纵向关系,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那么当我们谈到大国政治的时候,作为一个大国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意味着由你制定规则,其他国家来遵守?就像美国一样?已经不是这样了。重点在于连接的组件,在于成为一个非常紧密的网络的一部分。任何破坏这种网络的行为会伤害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大国关系的含义。

  CDF:中国是制造业网络的中心,那么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是否存在某种不对等?

  金刻羽:新兴市场国家普遍上在国际体系和架构中缺乏发言权和强有力的声音,因为制定规则时它们不存在,没有参与。但实际上它们占世界经济规模的一半。所以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许多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问题。当然,正如我们看到的中国的情况,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其他方面的影响力也会更强,如政治、地缘政治的影响力。

  但话说回来,中国仍然不是一个真正的经济大国,因为看实际收入的话仍然很低。如你所见,当世贸组织在协调纠纷时,很明显新兴市场在制定游戏规则方面没有发挥重要的作用。世贸组织并没有预料到新兴市场能够真正毕业。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中国的问题。世贸组织说,规则由我们来制定,因为你们将永远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后来一个大国毕业了,他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发展中国家需要一起发声。

<center>细致区分政府何处有效、何处低效</center>

  CDF:如何评价中国的发展模式?

  金刻羽:我认为中国发展模式的第一个要素是毫不掩饰地运用国家能力、国家资源、国家协调能力。但我们必须非常细致地区分这在哪些方面有效,哪些方面不那么有效。

  它在创造友好营商环境方面非常有效,中国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吸引了外国公司,建立合适的环境,也有利于国内企业的蓬勃发展。此外,提供基础设施、基础教育和卫生保健。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能力、胜任力和效率在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多见。这也是许多国家所羡慕的。给私人主体一个基本的环境,使其能够利用这一环境并蓬勃发展。所以我认为国家能力非常关键。

  此外,包括在1979年以前,政府在发展工业、提高识字率和公共卫生方面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1949年印度和中国以同样的水平起步,到了1979年,中国在福利等许多指标上都遥遥领先。

  政府不太有效的方面是什么?我们有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就是挑出赢家,挑选策略,押注行业。

  没有理由相信政府在这方面会比私营部门更有能力或拥有更多的信息,或者能比市场决定更好。因此,对于国家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我们必须有非常细致的区分。

  某些部门的产业政策可能不是从经济角度而是从安全角度来看的。这点不该忽视。但我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至少研究和数据告诉我们,产业政策是褒贬不一的。

  产业政策与其他政策相配合,可能比一项政策或仅仅开放更有效。因为很多国家在贸易自由化后有不同的结果。这是一系列政策的综合影响。但产业政策本身并没有被证明是有效的,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过去的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

  就像开放贸易一样,必须先确保大量的就业是有保障的,确保他们将被转移到高科技产业,而不是停留在一个低技术、低生产力的平衡。这是一系列政策的结合。

  总体而言,让市场来决定谁将成为赢家、在哪些领域进行贸易,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CDF Insight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推出的深度原创访谈栏目。本文采访、校对:夏天,编辑: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