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1日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金刻羽(哈佛经济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终身教授)

当我最初描述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经济大萧条时,我指的是经济下行的幅度和深度。这次的危机的下行深度,很有可能会和1930年代的经济萧条相似,但其恢复的速度,会比较为温和的2008年大衰退更快。应对这种巨大的经济冲击的正确态度应该是:作最坏的打算,寄最好的期望。这至少是所有政府为了拯救百姓于真正的经济萧条中所应该做的。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从目前我们获得的指标来看,现状已经非常接近于我们看到的1929年经济大萧条时的情景。将2020年的股市的狂跌置于历史背景之中,就得出了这张令人震惊的图形。这次熊市和美国金融历史上的熊市之冠相比,可谓伯仲之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美国股市狂跌之快,甚至超过大萧条和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

  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黑色星期一。所谓黑色星期一,最初是指1929年10月的那个星期一,当时股市下挫了12.8%。但是,在2020年3月16日,美国股市因为疫情的大爆发而见证了12.93%的自由落体式下跌。如果不是熔断机制的四次触发,股市的下跌可能比大萧条时期更为陡峭。

  预测能够与大萧条相比的另一种维度就是失业率。美国大萧条时期的失业率达到了25%的高峰。据圣路易斯联邦储蓄银行主席詹姆士·布拉德 (James Bullard)所说,美国第二季度的失业率将会达到30%左右。

  美国增长预测的第三个维度也被不断修正下调,且越调越低。布拉德主席认为,美国GDP可能会在第二季度下跌50%---超过了大萧条时期任何一段时间的GDP下滑。这甚至比高盛所预测的GDP下滑25%的程度更为严重。这种情况在服务业占GDP八成的美国并不难以理解。因为至少半数的服务行业都会在一段时间关门停业。

  但是,如果要说这次疫情引发的经济下行尚有可取之处,那就是与过去的金融危机 -- 包括2008年的大衰退 – 相比,这次危机持续的时间可能较短。对于投资者来说,这可能意味着在目睹美国股市已经下跌了30%之后,新一轮价值投资的机会可能已经成熟。

  为什么这次经济下行会像大萧条一样严重,却会远比2008年的大衰退结束得更快?这有三个重要原因。

  第一,全球各国政府正在采取的应对政策,可谓史无前例,这恰恰是因为他们不希望看到大萧条的重演。顶级媒体机构《政客》报道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署了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济计划---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紧急支出计划---旨在阻止经济萧条的发生……” 当我提出工业化国家正在面临大萧条的可能时,正是这种威胁使得我们担忧,从而为之做好准备。政府应对这样的担忧所应该采取的方法,是动用他们手中拥有的所有武器。最后,美国、欧洲以及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是否会陷入大萧条时期那样严重的情况,关键在于政府所采取的行动以及行动速度。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在不到一周内通过了2.5万亿美金的经济刺激方案。这是大衰退时期经济刺激计划金额的2.5倍,并且通过该方案的速度是原来的两倍。

  让我们设想一下,假定美国和欧洲政府没有拿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消防措施”,那么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数以百万计的百姓会一夜之间丢掉工作,企业会关门,公司会负债违约,银行会倒闭。至少是GDP的半壁江山将化为乌有。接下来,就会有第二轮效应---因为人们的收入来源被切断,他们就不会有需求。需求萎靡不振会给经济以及金融系统带来第二轮冲击。破产和违约会席卷全国。

  但是,政府能够阻止这次的大萧条发生。事实上,从经济大萧条得到的一个重要教训,就是如果政府不给力,就会延长和恶化危机。但是,当前的这场危机,政府是能够解决的,部分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经济因素引起的危机,而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引起的危机。政府并没有很多复杂选择---他们应该用纳税人的钱去拯救银行吗?他们应该救助那些因为贪婪而采取过高杠杆以及举债过多的金融机构吗?那曾是美国民众的强烈反对与美国政府的道德两难。今天,这并非是一个人为的灾难。没有人有过错。这个病毒就像是从外太空而来攻击地球的外星来客。政府自然要拯救所有人---家庭、企业以及金融机构。

  解决方法非常直接。延期所有的还本付息 -- 这样,就不会存在违约。保证银行的流动性充足, 这样银行就不会倒闭。持续支付工人工资,以防止需求自由落体式下降。持续给予企业零利率的贷款,以便他们在今后的数月内仍然具有支付能力。 所有这些措施的成本---听上去好像非同小可,但不会超过美国GDP的40%。这个数目即使看上去很大,在长时间内也不会对美国以及美元的国际地位产生太大的影响。美国有很强的财政能力,而且能够以零息进行长期借贷。欧洲也可能能够负担得起。但是,发展中国家肯定做不到,除非有人出手相助。

  第二,如政府著名的经济学家Ken Rogoff所说,金融危机是旷日持久的事情。我们目前处于的是经济危机而非金融危机。根据二战后全球经历的所有危机来看,历史上平均需要4年半才能使生产恢复至危机前水平。然而美国在2008年的危机后,花了将近十年时间才使失业率重回危机前的水平。主要原因是家庭、企业以及银行都深陷债务之中,需要缓慢地降低杠杆。从2008年之后需求就一直较为疲软,美国生产效率的提高也有所迟缓。

  这和今天的状况不同。病毒走后,不会存在非常大的积压问题或者痛苦的余波。如果人们能够在政府的帮助下挺过这段艰难的时间---可能是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更久-- 那么,当人们能够安全地复工的时候,我们就能期待行情回归正常。但是,这不太可能会是一个V型的恢复模式。很有可能是一个U型的恢复模式。餐馆、理发店、娱乐场所会有一段时间按照一半的载客量经营。人们不会立刻重新像以前一样频繁地下馆子就餐,也不会马上恢复以前那种买房买车的热情。人们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不会出游。此外,我们不能通过加倍次数来弥补这段时间少看电影,或者少下馆子的损失。这部分的GDP的消失,是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还有一个经验需要从大萧条中吸取,那就是政府要么能拯救一国经济于大萧条之中,要么能促使一国经济走向大萧条。上世纪三十年代,货币和财政反应不积极、不给力,是全球经济走向十年衰退的原因之一。以此来判断,目前工业化国家似乎举措得当。但是,现在需要更多的协调。大萧条给我们的第二个教训是,保护主义抬头、闭关锁国、冻结资本和贸易流动等,只能加速经济的下滑。如果我们不希望看见经济大萧条于21世纪重演,我们需要牢记这点教训。